您当前的位置 :文明之光 > 记游列国 正文

渔村鲁滨逊:在老挝猛辉的一天一夜

发布时间: 2008-11-25 14:47

  过了老挝边界,原定从丰沙里省猛夸乘快艇逆流而上到达港口镇哈飒,但在经过猛辉——这个甚至在老挝地图上都没有标记的渔村时,我鬼使神差地弃船上了岸,在山民厍,在山民们躲闪的目光中,我看到了外国人眼中的“风景”,体验景”,体验了寺外“野营”的乐趣,度过了难忘的一天一夜……

  弃船探险

  早8点钟的班船,等到9点才启程。每位乘客要戴头盔,着救生衣。沿途但见蜿蜒的南乌江,流水傍山而行,两岸时而有村庄,山坡上可见古朴的吊脚竹楼.时而有稻田或灌木丛。原始森林已退居到深山人类视野达不到的地方。水流时缓时急,到浅滩时,水下耸起的礁石在浑浊的江面激起一片片白色水花,快艇即使减速,船底也会在水面上下震颤。马达尖叫声伴随船底摩擦发出的嘣嘣声,好像在向寂静的山谷示威。时有礁石突起水面,坐在船尾掌舵的船家,左转右绕,驾轻就熟。岸边偶有盆景般姿态万千的大树,映衬脚下大块的千层岩石,好像自然界的苏州园林。

  路上客人上上下下,船儿也停靠了几次。11点多,船在一个叫猛辉的小渔村靠岸。这里大块的礁石很多,码头是白色沙滩,坡上有古朴竹楼组成的山寨,对岸是青翠的山岗。凤尾竹与江面礁石相辉映,就是在中国江南也难找到这么美的地方。我禁不起美景的魔力,走下船来四处观望拍照。

  在船家催我上船准备启程时,我决定留下,他很诧异。用半咸淡的英语关切地问我能不能讲老挝话,还告诫我船票作废不能再用。我不在乎。探险的冲动令我放弃了犹疑和多虑。在困惑不解的目光注视下,我脱下救生衣,笨拙地从船头搬下行囊。马达的尖叫声迅速远去,班船把中国的鲁滨逊留在了荒岛上孤独无助。

  相机侵扰了山民静水——般的生活

  我所到之处,村民们像躲枪口一样躲镜头:站在高处阳台的姑娘,会蹲下;站在门口的媳妇会抢进屋随后关门……我到底也没有弄清楚眼中明明闪着好奇的光的山民们,或许他们也只是出于原始的自我保护心理吧。

  这里到哈飒坐快艇还有1小时路程,与外界的交通只有水路,从地理位置来说并不封闭,南接乌江北通哈飒,贯穿猛夸、猛内、湄公河直达万象。

  我背着沉重的行囊,艰难地爬坡。坡上小路是岩石和红泥,垂直高度有10米。到村口,有个竹制门框做的象征性寨门。左手边一家院落里,一位少妇在茅草凉亭下面对我而坐,正用一台原始的木结构纺织机纺布。机上一条条线是由原始森林中采集来的树皮纤维制成,天然染料将其染成了深蓝色。

  为抓拍自然效果,我顾不得请求就举起相机,小妇人满脸惶恐和愠怒,不知所措又无处可躲,慌忙站起身来伸手遮挡镜头,嘴里连喊“不抬,不抬”——老挝话“别照”。我赔笑把相机反转过来,还在犹疑的她,在LCD显示屏上看到自己模糊的影像,大为惊奇。她脸色缓和下来,此时邻居家衣衫褴褛的阿嫂带着脏兮兮的小孩凑过来,表示要我给他们照。继而问我显示的照片能否拿出来给他们,我耸耸肩。

  离开她们我开始爬岩石台级。当视线到达地平线时,我与一位背娃娃的少妇四眼相对了。她坐在茅草棚前的小凳上,正吃米粉。望见我的刹那,她诧异得两颊即刻飞来两朵红云。草棚是村里惟一的米粉档。见来了外国人,瘦小驼背的老板娘没有跟我打招呼。我绕过她们深入村中探索。

  参观寺庙时,小和尚拉我给他们轮流照相。刚好住持坐在院门口看书,出于礼貌我拉他与众僧合影,他受宠若惊似的接受了。

  一小时后,我满头大汗转回到村口米粉档前,要了碗米粉。服务时老板娘面色冷冰冰。窝棚里有两个4、5岁的小姑娘。我给她们照了相,反转来给她们看,小家伙咯咯笑。老板娘脸上的冰霜方见融化。我用两句半老挝话加手势与阿嫂们交流起来。

  一个7、8岁的小和尚过来买米粉,他站在小桌的另一头狼吞虎咽地吃着。我知道,琅拨拉邦市每天早6点,会有成百上千虔诚的男女信徒排队跪立街头巷尾,给僧侣供奉各种各样的美食,其数量远超过每位僧人一天的饭量,而面前这位小和尚却好像饿了两天。

  吃完米粉,我坐在原地,小孩子们又围住我。我拿相机逗孩子们玩,乘他们不注意,就抓拍几张。好奇心最后战胜了慌恐,他们不躲了。

  看看与老板娘混熟了,我示意把我放在窝棚旁地上的行囊暂存。她却连连摆手拒绝,像是躲避瘟疫一样拒绝我。其实她就住对面。我想反正不会有人偷,由她管不管,都把包留下。

  转遍全村,又到河边拍了很多风光照,才回来,老板娘正收拾东西,像推卸责任似的把我的包搬开远远的。

  站着发呆,忽看见两个戴少数民族头饰的女孩从斜处木屋角探头张望,我赶紧抓拍,俩人嬉笑着把头缩了回去,一会儿又探出来,反复如是几次。突然冒出个矮胖的老头儿,脖子涨红,用老挝话劈头训斥我,要我立刻走开,我满不在乎幽默的笑笑,他气呼呼地消失了,我掏出包烟示意身边一个男孩送去,他跑回来说老头不要,把烟还给我。天正热,那老板娘的脸又结了冰。我悻悻向村外走。

  外国人眼中的“风景”

  前村门边有户人家,吊脚楼的平台上坐着个小伙,面色黝黑。我向他打招呼“萨靶哩”,他绽开十二分的笑容向我问候。我递上一片口香糖,坐在他家凉台边,俩人比手划脚聊起天来。我赞这里风光好,并把当天的照片在DV上回放给他看。孩子们陆续过来围观。我放完片,就给孩子们派糖吃,他们争先恐后伸出脏兮兮的手。

  得知我要去哈飒,在我背起背包时,年青人以为我要启程,告诉我途经猛辉的班船已走完,只能乘本村的私家船。他的邻居是船家。小伙子不等征求我的意见,就叫了个黑平乎、肥头大肚的家伙未。没等我开口,他劈头一句话:“40万老币。”我迟疑了一下,他不耐烦的摇头就走,并把握十足地甩过话来:“不坐我的船,休想出这个村!”我心想从猛夸到哈飒现也只剩不到三分之一的路程了,于是笑着用手势示意,我要游水出村。

  小伙子理解我,指着斜对面村门边的茅草棚,不然今晚你在那里凑合一晚吧?一个干瘦的孩子却说村干部不允许外人住那小窝棚。

  我耸耸肩,与热心的小伙道别,顺来时的土路下坡,在悬崖边的高处望着青山绿水,来到村前坡下的码头。在悬崖凹处有块白色沙滩,我坐在角落里心不在焉。几个6、7岁的孩子正在河边嬉戏,一个个光溜溜,无忧无虑,并时不时地潜入浑浊的河水中捉迷藏。

  沙滩上,满头大汗的两小伙在锯原木——当柴禾。其中一位身材精瘦、破衣拉碜的年轻人,T恤衫千疮百孔,一条裤腿也已经烂掉。我表示要送给他一套随身带的短衣裤。在场的孩子们笑他,他难为情的不肯接受。见我态度诚恳,他的同伴——一个黝黑英俊的大个,催他道谢。气氛变得轻松了,我们开始交流。

  有欧美的游客见到当地人为了最基本的生活,却不得不花费九牛二虎之力时很难理解,这在老挝人看来再正常不过的生活,在外国人眼中却成了最具原始气息的“风景”。

  寺院“野营”

  眼看着夕阳西下。滔滔江水,青青山岗,在暮色映照下显得格外迷人。村里姑娘、小伙悠闲地从坡上陆续走下来洗澡。站在水中的姑娘们的长发和筒裙与岸上的凤尾竹相应,又给猛辉增添了一道风景线。

  我知道今晚离不开猛辉了,怀了几分希望几分彷徨,静静观望。一位30来岁的男子从岩石后转出来,手提塑料小筐,内有洗漱用具——是来洗澡的。锯木的大个同他讲了我的情况,他让我一会儿跟他走。我感觉此时好像是个被收留的孤儿,很窘迫。想到自己是正受到监视的老外,又不愿连累好心人,急忙表示.我可以住WAT(寺院)。这位好心人刚巧住在寺院前门的坡下。

  寺院住持我已见过,向他表明来意,他欣然收容下我这个难民。于是,我把2万老币塞进他手里作为供奉。他倒千恩万谢,双手合十低头喃喃自语好一阵,我听不懂梵文,但可以理解他祝福的意思。

  我四处观望僧人的集体宿舍靠在村后的悬崖边,吊脚竹楼破旧而简陋,佛堂对面的钟鼓楼空间太小;只有在另一角榕树下的亭台可以住人。我放下沉甸甸的行囊,只见正面是佛龛,旁边有两张破床——原来是客房,紫红色的布顶篷上挂满了50元的旧纸币。墙壁齐胸高,四面无窗无门。向院外望,对面是山林,下面是山涧,阴森森的。

稿源: 21CN旅游

作者: 编辑: 邵平

相关报道
  • 查看评论网友评论:[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,不代表江西文明网立场 ]
  • 用户名:

热点推荐

江西文明网版权声明

  •     1.本网专稿栏内的所有作品,包括标有“江西文明网”LOGO的图片,版权均属于江西文明网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凡经本网授权使用的作品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江西文明网”和作者姓名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  •     2.本网注明“来源:×××”(非江西文明网)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,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。
  •     3.在本网的新闻信息页面上进行跟帖或发表言论者,不代表本网观点,文责自负。
  •     4.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等其它问题,请在发布之后30日内同本网联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