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 :文明之光 > 记游列国 正文

相识苏格兰

发布时间: 2008-11-25 14:47

  我们算是一脚踏进威士忌之乡了。在一个交叉口我们找到了文明的遗迹,这是一条通向低地市场的路,几个世纪以来,高地的自由民赶着牛群,私带违禁的威士忌穿梭于此。“Dalwhinnie”,这座苏格兰最高的酒厂海拔1073英尺,两个直刺青天的铜烟囱就在不远处召唤着我们。像苏格兰大部分酒厂一样,这座酒厂也从属于一个大型酒业集团,它的主要业务之一是向母公司提供淡麦芽威士忌,以便母公司将其与其它威士忌调配在一起。玛德琳·凯勒女士年近中年、漂亮干练,她穿着一身Wallace氏族传统的绿黑相间的苏格兰花呢格子服装,一边给我们满上这里最好的、15年的Dalwhinnie淡麦芽威士忌,一边介绍说这里4成以上的产品都是这种瓶装酒精饮料。我的妻子菲丽丝是第一次尝,她啜了一口馥郁醇香的液体,立刻断言道:“喝起来像土。”我的直觉告诉我,她是和酿出这种威士忌的辽阔土地产生了共鸣。

  “对啊,”我赶忙附和,“我嗅到了芳香的石楠花蕾、浓郁的蜂蜜,还有什么?雪融化下来、带着青草般甜香的水滴,令人窒息的泥煤爆发的气息,还有些说不出的东西,像是源于远古的、不知名的什么的……那种……那种蕴含着大地狂野的元素。”

  菲丽丝把她那杯还没怎么喝的威士忌朝我这儿一推,说:“再来一杯吧,老兄,你就快成《勇敢的心》里的梅尔·吉布森了。”

  那天夜里,我们在Balavil庄园的大厅里围着壁炉烤火,这个庄园位于Kingussie村外,拥有7500英亩的狩猎场。我脑子里忽然灵光一闪,开始思如泉涌,我问:“嗯,会不会是这样,苏格兰的威士忌既与当地寒冷潮湿的气候、绵延的山峦密不可分,又与高地的文化、历史、传统以及深不可测的神话世界紧密相连?”

  庄园主人艾伦·麦克佛森·弗莱彻愣在那里,对我的逻辑和谴词反应了一会儿,终于同意地说:“可以这么说吧。”他为了这顿晚餐特意换上了他们氏族的花呢褶叠短裙:“威士忌是连接我们的纽带,虽然在城市里已经不怎么明显了,但在乡村里还像以前一样。”

  位于因弗内斯(Inverness)以南40英里的这片高地人烟稀少,只有几个村庄、一些残破的古迹和几座大庄园。麦克佛森家自1790年起就是Balavil庄园的主人,现任庄园主艾伦的祖先是詹姆斯·麦克佛森,他曾经创作了著名的《古诗拾香》。虽然作品在当时颇有争论,但却不影响他用这部著作的收入买下了这座园子。有人说这本出版于1760年的书实际上是3世纪时的苏格兰西北部山地人——盖尔人的游吟诗人Ossian遗失在民间的作品,书中大篇幅赞美了古代苏格兰人的英雄事迹。这本书流行的直接原因是当时“Culloden大屠杀”以后,高地人出现的自我认知危机。接着又是臭名昭著的“高地大清洗”运动,高地居民在这次运动中被迫离开居住地,今天人们还能看到他们被赶走后遗留下来的房屋废墟。低地的农民赶着羊群踏上了这片土地,在那段艰苦的年代,羊要比人值钱得多。“高地大清洗”运动直接导致高地居民大批移民到美国和其它国家,也导致了非法酿造威士忌这一行当的繁荣昌盛.

  苏格兰是一个精神王国,在那里,神话和传统都是镜中之像。苏格兰人,特别是高地人,生下来就将他们的生活与这些“镜中之像”连在一起。一些村民至今仍用煤泥给小屋取暖,几乎每个村庄都有一片玩滚木球游戏的草坪。当湖水结上冰,游客们不再来猎奇当地传说中的“野人”, Nessie人时,高地人就会在冰上玩历史悠久的溜石游戏,纵情享受把50磅重的石头扔出去的乐趣。大部分庄园至今仍然保持着农耕、林业和体育娱乐的传统。8月中旬,来自世界各地的体育爱好者汇集一堂,参加狩猎松鸡的活动。活动一直持续到10月底,接着又到了狩猎牡赤鹿的季节了。2月,鲑鱼溯流而上,游进冰封的斯佩河,钓鱼者们又甩着大鱼竿一窝蜂地赶到河岸边报到集合。

  喧闹的季节过去了,高地人没猎可打也没鱼可钓,他们开始不停地聊打猎和钓鱼的事,过足嘴瘾。在Dufftown的一家酒吧里,我们有幸听到5位先生(其中两位的脚边趴着大狗)说起了一个俱乐部,他们说这个俱乐部要求十分苛刻:你必须在短短24小时之内打到一匹牡赤鹿、抓住一只松鸡、再钓上一条鲑鱼方可入会。我旁边一个满嘴暴牙的家伙调笑道:“我们正琢磨着把难度再提高一步,是不是再添上一条:还得和一个因弗内斯的姑娘交上朋友才行。不过这好像不太可能。”

  在Balavil庄园的一个下午,我遇到几个刚刚从荒原上打猎归来的法国人,就问起他们的“狩猎情况”,结果那个猎场看守人——短小精悍、精力充沛的阿瑟·杜夫斯立刻跳起来抓我的“小辫”——他不依不饶地纠正我:“在这里我们可不是狩猎,先生,我们是潜猎!”后来,当我爬到荒原的制高点,放眼望去,才真正体会到他说的这两个词之间微妙的区别:眼前连一棵树或一块大一点的岩石都没有,除了漫山遍野的羊群外,你简直找不到一个可以容你暂时藏身的地方。泉水从小块的岩石下静静淌出,在布满石楠属植物的地表汇成一片小水流。远处那看起来像是实土地的旷野,往往是一片泥炭沼,深度足以把一个成年人淹死。在这样的环境里,牡赤鹿无疑占尽天时。但是,庄园主艾伦却说:“阿瑟不同,他自己有一半就是动物呢,他简直知道牡赤鹿的想法。”

稿源: 香港大公网

作者: 编辑: 邵平

相关报道
  • 查看评论网友评论:[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,不代表江西文明网立场 ]
  • 用户名:

热点推荐

江西文明网版权声明

  •     1.本网专稿栏内的所有作品,包括标有“江西文明网”LOGO的图片,版权均属于江西文明网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凡经本网授权使用的作品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江西文明网”和作者姓名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  •     2.本网注明“来源:×××”(非江西文明网)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,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。
  •     3.在本网的新闻信息页面上进行跟帖或发表言论者,不代表本网观点,文责自负。
  •     4.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等其它问题,请在发布之后30日内同本网联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