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 :文明之光 > 记游列国 正文

“沉睡武士”

发布时间: 2008-11-25 14:47

 
塔特拉山湖光山色。(蓝乃才/摄)

  这一趟东欧之旅,难得与儿子同行。为此,老伴特别选择乘坐他梦寐以求欧洲最古老的东方快车。我们一行三人乘东方快车由伦敦到威尼斯,再转机到波兰。朋友问,为何不直接乘东方快车由伦敦直抵波兰。事实上,继捷克的布拉格、匈牙利的布达佩斯后,波兰的克拉科夫(Cracow)已成东欧旅游热门之选。东方快车今年开辟伦敦至克拉科夫的新路线,很快就订满了。

  往威尼斯的东方快车上,列车经理知道我们下一站目的地是波兰后问:“你们去扎科帕内吗?那是波兰最美最热闹的山城。”

  扎科帕内(Zakopane)位于塔特拉山(Tatra Mountains)海拔七百五十米的高原上,是波兰最高的山城。从克拉科夫乘火车到扎科帕内约三小时,巴士车程约二小时,车资都在二百港元之内。无论循铁路或公路往扎科帕内,沿途景致都很优美,让人感受到大自然的呼唤。

  来到扎科帕内,才知列车经理所言不虚。扎科帕内是隐藏在大自然明山秀水间一座璀璨的城市。东欧国家不乏飘逸出尘的美景山城,却少有像扎科帕内那样把自然景观、运动、旅游、娱乐融和在一起。

  黄昏前抵达扎科帕内,从下榻酒店Belvedere Hotel的空中花园仰望,暮色中看到了塔特拉山西峦的三峰Giewont和“沉睡武士”(Sleeping Knight)。“沉睡武士”是一片约三公里长的断层块,横越Giewont三个山峰,远看像沉睡山巅的巨人。根据波兰高原民族古老的传说,当国家遭逢灾难,“沉睡武士”便会起来保卫波兰。在武士峰一千八百九十四米的最高点,有一个高十七点五米、重一千八百公斤的铁铸十字架。一九○一年,塔特拉山的高原民族动员五百人,冒着生命危险,把十字架四百个部件运到山上,用了六天时间才完成装嵌。

  波兰人视为神圣的武士峰吸引着无数旅客。在风和日丽的登山季节,山中游人比集市的游人还要多,登山者更需要排队轮候登上山巅。我们没有加入登山队伍行列,无法亲身体验武士峰的魅力。后来我在扎科帕内看到一本书叫《The Tatra Mountains》,文字作者Maciej Krupa出身于塔特拉山的高原民族,是英国广播公司前编辑/记者。这本图文并茂的书终于让我明白人们为何对塔特拉山趋之若鹜。

  扎科帕内是世界跳台滑雪运动的比赛场地,这儿最多人提起的名字是Adam Malysz。这位年仅三十的波兰青年在全世界获奖无数,并且连续三届赢得跳台滑雪世界杯冠军。他是波兰人的另一个骄傲。

  跳台滑雪运动对我们来说颇为新奇。在扎科帕内,有机会看到运动选手试跳的“半个”过程。因为我们从山下仰望,只能看到运动员跃起至半空中的部分,儿子笑称为空中飞人运动。

  夜幕下的山城一点也不寂寞。我们徒步走过宁静的民居街道,穿过公园,来到闻名已久的主街Krupowki Street。灯火通明的山城主街,像旺角弥敦道那样热闹。扎科帕内的旅游资料说,“游客来到Krupowki,绝不会空手而回”。

  主街上售卖的高原民族食品、用品和工艺品,也真是多不胜数。有一种外号叫“鞋带”的条状羊乳芝士,极为美味,令人难以抗拒。儿子买了一包,我们边行边吃走到晚餐的地方。果真是没有空手而回。

  翌日,乘高原民族木筏游杜拉杰克河(Dunajec River)。木筏是四条船绑在一起作一渡,两小时的航程,让游人以闲静的心欣赏两岸风光。杜拉杰克河也是波兰与斯洛伐克的天然国界。我们乘木筏顺流而下,左边是波兰,右边看到久违了的斯洛伐克。

  木筏抵达下游终点站后,船夫把四条船拆开装上货车,运返上游的起点。整个过程又是波兰高原民族劳工密集和协作生活的一个缩影。

稿源: 香港大公网

作者: 陈秀玲 编辑: 邵平

相关报道
  • 查看评论网友评论:[ 网友留言只代表个人观点,不代表江西文明网立场 ]
  • 用户名:

热点推荐

江西文明网版权声明

  •     1.本网专稿栏内的所有作品,包括标有“江西文明网”LOGO的图片,版权均属于江西文明网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凡经本网授权使用的作品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江西文明网”和作者姓名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  •     2.本网注明“来源:×××”(非江西文明网)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,本网不承担此类稿件侵权行为的连带责任。
  •     3.在本网的新闻信息页面上进行跟帖或发表言论者,不代表本网观点,文责自负。
  •     4.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等其它问题,请在发布之后30日内同本网联系。